“史上最強IPO”停擺

www.letou.com

2018-10-04

經濟改革計劃遠比沙特阿美上市計劃宏大,盡管阿美IPO停滯會産生一些負面影響,但沙特改革仍將繼續。

強化經濟的改革計劃仍有其他籌資途徑,只不過改革進程可能會更加緩慢謹慎。

姜英梅  沙特阿拉伯國王薩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齊茲叫停國家石油企業阿美公司的國內外首次公開募股計劃(IPO),引發市場高度關注。

  沙特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亦稱沙特阿美石油公司,是世界最大原油生産公司和世界第六大石油煉化公司,其主要股東為沙特政府,每年為沙特政府貢獻60%的財政資金。 目前,沙特阿美控制約10%的世界原油市場,原油儲量約佔全球已探明石油儲量的15%。

  2016年4月,當時還是沙特副王儲的穆罕默德宣布沙特阿美將進行首次公開募股計劃(IPO),阿美公司估值為2萬億美元,按照擬將出售5%股份的計劃,沙特阿美將籌資1000億美元,並創下全球最大IPO規模。

兩年多來,沙特阿美IPO計劃備受市場關注,但其上市進程一直撲朔迷離。 計劃緣起  自2014年年中以來,國際原油價格不斷下跌並長期低迷,嚴重影響沙特財政平衡,財政赤字不斷擴大,亟需獲得資金。

2015年4月,沙特國王任命其子穆罕默德為沙特副王儲(2017年6月“轉正”),主管能源和經濟。

年輕的穆罕默德上臺後很快啟動了宏大的改革計劃,在經濟、能源和社會文化領域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

  2016年4月,沙特政府公布名為“沙特2030願景”的改革計劃,希望通過發展私營部門和鼓勵外國投資等多種手段,促進經濟轉型和多元化發展,減少對石油的依賴,打造現代化和市場化經濟;將沙特公共投資基金(PIF)規模從6000億裏亞爾(約合1600億美元)擴大至7萬億裏亞爾(約合2萬億美元),試圖讓沙特從一個石油大國轉型成為金融大國,從能源輸出轉變為資本輸出;在社會領域,沙特政府提出宗教改革計劃,著手提高婦女權利和地位。   國際資本是增加收入、提振經濟的選項之一。

沙特阿美上市,是獲得國際投資的便捷方式,符合沙特經濟轉型、擺脫石油依賴的要求,是政府經濟改革和多元化融資的重要組成部分。

這也一度令全球資本市場振奮不已。

  然而,沙特阿美IPO進展緩慢。 據悉,目前沙特阿美IPO財務顧問團隊已經解散。 為完善阿美公司在下遊産業的缺口,沙特政府正推動阿美收購沙特石化巨頭沙特基礎工業公司(SABIC)的戰略股權。 停滯背後  8月底,有媒體披露沙特國王薩勒曼叫停沙特阿美IPO,部分市場人士認為此舉令王儲改革計劃受挫。

究竟什麼原因促使薩勒曼國王作出上述決定?  據媒體報道,薩勒曼今年6月中旬咨詢了不少王室成員、銀行家和油企高級主管。

這些人擔憂,IPO恐將給沙特造成負面影響,而且阿美公司的財務狀況將因IPO全面公開。   綜合來看,沙特阿美IPO進展緩慢以致被叫停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幾點。   第一,國際原油市場低油價環境下,國際資本市場認為沙特阿美2萬億美元估值過高。 據市場分析,高油價和高産量同時具備的情況下,沙特阿美才能實現2萬億美元估值。 國際低油價和高額稅收都會對沙特阿美估值産生影響。 為吸引更多投資者,2017年中旬,沙特政府將沙特阿美稅率從85%降至50%,這意味著沙特阿美可以為投資者支付較高股息,從而打消投資者疑慮。

然而,市場仍對沙特阿美股息不穩定表示擔憂,擔心政府會因為需要資金改變減稅政策。

  第二,部分沙特政府人士擔憂沙特阿美在境外上市的法律風險和嚴格的財務公開要求。 盡管沙特阿美已經為上市做了一些準備,例如任命摩根大通、匯豐控股和摩根士丹利三家銀行擔任該公司的IPO牽頭承銷商;政府減稅使沙特阿美更接近國際石油公司規范,掀起反腐風暴為經濟改革鋪路,等等。 但是,沙特阿美一直沒有公開過財務報表、營業收入、凈利潤這些關鍵數據,有投資者質疑沙特阿美能否做到足夠透明公開,提供股息預測等數據。

有分析指出,沙特政府和沙特阿美尚未真正為IPO做好準備,擔心披露阿美公司財務細節,影響沙特王室對阿美石油公司的掌控力。

  第三,沙特傳統勢力對改革進程施加影響。 有學者認為,2017年沙特掀起的反腐風暴既是為改革掃清障礙,也表明王儲的改革舉措正進入深水區,在國內尚未形成共識。

  第四,除了擔心信息披露外,一些反對者認為,相比沙特阿美上市,通過債券市場發行債券籌措資金更適合沙特。 預計,沙特阿美將通過發行債券的方式籌集約700億美元的資金,收購SABIC公司的戰略股權。

  第五,沙特阿美上市地點一直懸而未決。 按原計劃,沙特阿美將在沙特當地或者至少一個海外市場進行上市,紐約、倫敦、東京及香港就此展開爭奪。

沙特本國的證交所——沙特證券交易所則希望沙特阿美能在本國上市。

有分析指出,此次沙特阿美擱置IPO,對沙特經濟利大于弊,因為如此大的上市規模注入沙特證交所,或導致本土交易混亂,甚至可能出現通脹及其他負面影響。

  第六,2018年以來,國際原油價格已經反彈至70美元以上,大大減輕了沙特的財政壓力。 對沙特政府而言,阿美IPO也不再像2016年油價徘徊在40美元上下時那麼緊迫了。

阿美IPO不再被認為是幫助國家籌資的唯一途徑。 在沙特阿美IPO被叫停之後,政府收回了阿美對境內油田的永久性勘探和開發權。 沙特能源部長兼沙特阿美董事長法力赫解釋稱,這是推進沙特阿美IPO進程的一部分,旨在使政府與公司的關係更加正式化。 他還表示,沙特阿美“會在市場條件有利,且公司完成收購國有化工企業SABIC之後,再選擇最佳上市時間”。

影響幾何  在對沙特阿美IPO停滯原因的分析中,有關穆罕默德王儲改革計劃的討論受到特別關注。   一直以來,薩勒曼國王支持穆罕默德王儲的改革計劃,並為其改革清掃障礙。

沙特阿美IPO是穆罕默德王儲的“主抓項目”,國王叫停沙特阿美IPO,是否意味著王儲的改革計劃受挫?  有分析人士認為,此舉是對改革計劃的一種修正,而並非打擊王儲地位。 同時,這也説明沙特改革之路依然漫長。

  沙特阿美IPO叫停,以及叫停之後的解釋缺失,導致部分投資者對此次IPO流程的管理以及沙特致力于提高經濟透明度的意願産生懷疑。

這也顯示出沙特經濟轉型之路所面臨的阻力。   不過,沙特政府將阿美石油開採權大幅縮減,從另一方面説明其正努力加強在國際石油市場的影響力。

此外,沙特官方一直否認取消沙特阿美IPO,稱政府仍然致力于推動該計劃,阿美公司正在等待最佳的上市時機。   經濟改革計劃遠比沙特阿美上市計劃宏大,盡管阿美IPO停滯會産生一些負面影響,但沙特改革仍將繼續。

強化經濟的改革計劃仍有其他籌資途徑,只不過改革進程可能會更加緩慢謹慎。

  (作者係中國社會科學院西亞非洲研究所副研究員)來源:2018年10月3日出版的《環球》雜志第20期《環球》雜志授權使用,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本刊聯係本期更多文章敬請關注《環球》雜志微博、微信客戶端:“環球雜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