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也在改變鄉村——

www.letou.com

2018-10-04

  新華社上海7月26日電(記者許曉青沈洋)不到20歲的華曉春,離開大山裏的家鄉——千年古城江西會昌已是第二個年頭。 他到繁華的國際都市上海“見了大世面”,在位于徐家匯的“上劇場”學戲劇舞臺技術。 “跟著賴老師▓,我們放心▓。

”他的父母説。   2015年▓,聞名華人世界的臺灣戲劇家賴聲川回到祖籍江西省會昌縣,這是他在改革開放後第二次回到父親出生的地方▓。

相比1996年的第一次,會昌的經濟發展加速,但賴聲川一直在思考▓,“鄉村的茁壯,要增加文化的力量”。   就在這一年,賴聲川開始了一項與戲劇、與劇場有關的“試驗”,他計劃每年夏季帶一部戲劇回家鄉,演給父老鄉親看▓,特別是演給當地青年看▓。 “戲劇或許可以改變鄉村,通過內生的、文化的力量,去實現鄉村振興。

”  會昌縣距離江西省會南昌市四五小時火車車程,地處江西、福建▓、廣東三省交匯處。 這裏是革命老區,民風淳樸▓。 在賴聲川和華曉春這樣的隔代人眼裏,這裏雖然有點小▓,但是卻有“屬于自己的鄉愁”。   “趕賴公廟會▓,看聲川大戲。

”如今已成了每年夏季會昌縣城裏家家戶戶議論的熱點之一。

在會昌,“賴”是大姓。

“賴公廟會”原來就是傳統市集,2015年的夏天,賴聲川帶著他的表演工作坊到縣裏的採茶歌舞劇院開演第一部話劇《十三角關係》,一年一部逐步形成了這座縣城新的文化習俗。

  那年夏天,臺下的觀眾裏就有懵懵懂懂的華曉春,他是會昌城裏賴聲川戲劇的第一批“在地觀眾”。

  第二年夏天,依然在讀中專汽車維修專業的華曉春,又去看了“賴公新戲”▓,這一回是《暗戀桃花源》▓。 2017年春,華曉春得知上海的賴聲川專屬劇場“上劇場”招收培訓生▓,他立即報了名,希望能當一名舞臺技術工人。 “雖然是‘零基礎’,但因為喜歡,一點兒不覺得累▓!”他説。   “上劇場”運營負責人、賴聲川妻子丁乃竺,與丈夫一起合計著文化“反哺”會昌的各種辦法。 比如,嘗試教會當地年輕人一門舞臺技術,開闊他們的視野和就業門路▓。

  2016年起,“上劇場”開始培訓會昌籍的青年員工▓,首批招募近20人▓。 他們中的大部分,通過到“上劇場”實習改變了命運▓,其中一部分被簽約留用,如華曉春等,還有一些被推薦到合適的機構和團體就業▓。

他們都靠手藝吃飯,從事的工種包括布景師、燈光師▓、音響師等。   與華曉春同一年來到“上劇場”的朱忱年齡大一些,早前她從會昌考學到湖南省第一師范學院音樂專業,本科畢業後本打算回鄉求職。 各種機緣巧合▓,朱忱應聘了“上劇場”,成為一名音響助理。

  不到兩年▓,朱忱和華曉春都能在舞臺這個行當上獨當一面了,朱忱在表演工作坊音樂劇《戀戀香格裏拉》裏負責音效,而在“上劇場”技術部舞臺組的華曉春已經參與了《暗戀桃花源》《如夢之夢》等大戲的舞臺工作。

如今他們不僅在上海演出,還到全國各地巡演▓,華曉春在2017年夏季就跟著團隊回到家鄉會昌演出,當時的劇目是《愛朦朧,人朦朧》。

  “我覺得特驕傲,爸媽和很多親戚都坐在觀眾席上,而我在場燈暗下的時候,迅速上臺搬動布景和道具,我就好像是舞臺上的‘小精靈’一般。

雖然只學到一點皮毛▓▓,但我為自己的努力付出感到驕傲。 ”華曉春説。   “都市的遊子▓▓,總是想回到鄉村的。 ”在賴聲川看來▓▓,會昌是一片好山好水的地方▓,華曉春▓、朱忱這樣的孩子,有朝一日也會回到家鄉,做更多與文化相關的事。

  “每年夏天堅持演一部戲,我想帶著試驗的性質。 如果連續做10年,會發生怎樣的變化?藝術的力量究竟有多大?”“一個令人向往的鄉鎮▓,應該是富裕的、安逸的、不浮躁的、有文化氛圍的▓。

我想讓家鄉更加具有自己的文化特色▓。

”賴聲川以戲劇獨白式的闡述▓,描摹著自己的夢想。

  他和會昌青年的夢想都在繼續▓。

未來幾年,當地將建起更加完備的文化“一條街”。

盡管會昌沒有像上海或烏鎮那樣舉辦國際戲劇節的條件,但因為戲劇,這座千年古城或許會與外部世界更加融通▓。   就在下月▓,賴聲川經典話劇《千禧夜▓,我們説相聲》將在會昌登場,延續每年夏季“看聲川大戲”的新習俗▓,這也將進一步拉近上海與江西兩地之間舞臺演出的“距離”。 +1。